世間無魯

今年跨年晚餐小喝

每天寫 blog : 1/276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魯蛇,許多魯蛇的特徵就是怨天尤人,可以怪天怪地怪父母怪社會怪政府怪各種事物,我也曾經這樣,或許我現在還是不時會陷入那種情緒,但我發現如果要讓自己稍微跳脫魯蛇的狀態,我可能可以做一點別的事情。

重新開始寫一個部落格是目前嘗試的做法。預計是今天(三月三十一日)開始每天固定寫一篇,直到今年的 12/31 。 276 篇。我希望藉由這些雜文能讓我自己稍微整理一些想法,讓我自己有能力面對這個世界,這個現在,我一直有點逃避的時代。

「魯蛇」是英文詞「 Loser 」的鄉民寫法。相對於 Loser 的詞是「溫拿」,則是英文「 Winner 」。我認為這種鄉民詞變流行之後有一種魔咒,像我大學時期流行的「好人」,其實太在意不太健康。

我要寫什麼?我為誰而寫?第一個想法是,寫給自己,讓自己釐清自己的狀況之後,想辦法脫離魯蛇的狀態。

話說從頭,到底什麼是魯蛇?一般台灣鄉民對魯蛇的定義大概不脫幾個要素:「收入、房地產、女朋友(或男朋友?)」雖然在批踢踢之類思想前進的地方流竄,但這其實是很傳統的「五子登科」思想,沒有達成,所以覺得自己是輸家。好,這一段開始,不使用「魯蛇」這個詞,直接使用「輸家」。通常「魯蛇」似乎指的是「人生的輸家」,那怎麼樣算是「輸掉自己的人生」呢?「輸」這個詞,往往是有對象的,「我輸他」、「輸給了什麼人」,自己的人生有辦法這樣「輸給別人」?

我想要做什麼,我想要怎麼做?可能可以怎麼做?我想要怎麼過我的生活?需要什麼東西?怎麼獲得?這些東西都無關「競爭」、沒有「輸贏」。一個人如果真的要什麼,就是不能輸,只會贏。自己掌握定義的權利,隨著時空條件調整,沒有固定的輸贏或者競爭的狀態,昨天的敵人,也許今天會是朋友?所謂無敵?

我要解決的問題也許不是跟誰比輸贏,而是必須重新建立我自己的語言,重建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