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7 遊戲還沒結束


口白人生,海報取自 Wikipedia 。


2017/04/17

  • 每天寫 blog : 18/276

「世界很大,遊戲還沒結束。」好像是《浪人劍客》裡一刀齋的台詞。

晚上在 Netflix 上重看了一次《 Stranger than Fiction 》(口白人生),我一直覺得中文的標題有點破梗,但以劇情的進展來說,不算破太多。這是一部很不錯的小品,很適合情緒低迷的時候看,也許可以解開一些心結;也許我該來列一個這類的「當情緒低落時」可以看的片單。

當情緒低落時(片單)

  • The Holiday
  • 500 days of Summer
  • Stranger than Fiction

不得不吐槽自己「當情緒低落時」很像聖經扉頁的查經指南的寫法。這個片單要持續更新。

一成不變與死亡

言歸正傳寫點看片心得。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說過,「重複就是幸福」,跟很多格言一樣,其實忽略了非常多的設定。這部戲的男主角,他的生活重複規律到一種幾乎是瑞士鐘錶的程度(電影拍手錶的次數的確似乎有廣告手錶的嫌疑),主角是一個國稅局的工作人員,每天的工作就是查帳、計算、查帳、計算,獨居的他甚至連刷牙次數和走到公車站走幾步都一絲不苟地計算著,搭配電影中的特效彷彿男主角其實不是人類而是某種人工智慧。簡單而不過度絢麗的圖形特效,十年後看還是不會覺得太過時。

一開始角色的活動,與旁白,與劇情一起推進,直到一個時刻,男主角突然聽到了這個旁白的聲音,或者說終於「理會」了這個聲音,因為這個聲音說著「他不知道的事情是,這個小小的動作將導致他不可避免的死亡。」

Little did he know that this simple, seemingly innocuous act would result in his imminent death.

這個時刻,男主角哈洛克里格,才真正開始「活」。

有趣的設計是,在這部戲裡,那個述說著哈洛的生活的旁白聲音,在電影的世界裡也是跟哈洛生活在同一個城市的作家,遭遇了作家障礙,一直在思考如何「結束」這部小說,也就是如何「殺死」哈洛。他去了各種地方,醫院、下大雨的橋邊各種各種,試圖想出在他的小說裡哈洛將如何死去。

哈洛試圖搞清楚他遇到的狀況,去看心理醫師,心理醫師(客串的好演員,飾演過 God of War 系列遊戲的蓋亞)有點覺得只是妄想症,想要開藥給哈洛,哈洛很認真地認為那不是妄想,提到了「 Little did he know 」這個有點特殊的用詞,於是心理醫師建議他去尋求文學專業的人員的協助(這實在是神劇情)。

文學的趨近

本來寫「文學的 approach」,有時候我覺得我的中文不太好,不是故意要炫英文,只是因為我一下子想到的用詞是比較接近我想用的,我英文其實也很破。 Approach ,可以解為「接近」或者「試圖接近」,或者「方法」,但是中文如果寫「方法」,就很難顯現出「接近」的意思。我喜歡的另一個中文詞是「揣摩」,但似乎就又是有點沒有「走出去」的意思。

所以,哈洛嘗試了文學的 approach ,他找到了一個文學系的教授(達斯汀霍夫曼飾演),本來教授完全不想理他,覺得哈洛只是個精神病患者,但他聽到哈洛試圖重複旁白的用詞,講到「 Little did he know 」,決定改變主意幫助哈洛。教授充滿讚嘆地說:「你知道我曾經辦過關於 Little did he know 的課嗎?你知道我曾經講一整年關於 Little did he know 的課嗎?」

於是教授對哈洛遇到的情況做了一點分析,他可能是在哪一種故事中;請哈洛進行了一些測試,譬如「什麼都不做」或者「做你想做的事」,請他在工作與生活中,自己記錄這個故事是偏向「喜劇」或者「悲劇」的可能性,等等。

在這個過程中哈洛發生了改變,做了很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哈洛活他的生命。」節錄一段我很喜歡的旁白:

With every awkward strum…

…Harold Crick became stronger in who he was…

…what he wanted, and why he was alive.

Harold no longer ate alone.

He no longer counted brushstrokes.

He no longer wore neckties.

And, therefore, no longer worried about the time it took to put them on.

He no longer counted his steps to the bus stop.

Instead, Harold did that which had terrified him before.

That which had eluded him Monday through Friday for so many years.

That which the unrelenting lyrics of numerous punk-rock songs told him to do:

Harold Crick lived his life.

我也想活我的生命。

至於最後哈洛是死是活,怎麼死怎麼活,就請自己去觀賞這部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