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5 外星文字學


Arrival 電影海報,取自 Wikipedia


每天寫 blog : 36/276


週五晚,用 apple TV 看之前沒去電影院看的《 Arrival 》(台譯:異星入境)。我不太喜歡中文的翻譯名稱,也不太喜歡三個重要演員的臉出現的海報,但也許這就是科幻片市場不大的台灣需要的行銷策略,可以理解。

初次見面

「 First Contact 」這個詞,字面直譯是「第一次接觸」這個敘述方式在中文裡其實很陌生,如果你試著去 Google “First Contact” ,你會發現前兩到三頁,完全沒有這個敘述的中文翻譯,即使是把搜尋選項改成只搜尋中文頁面,結果依然如此。另一部電影 Star Trek: First Contact (1996) ,中文的翻譯是《星艦迷航記VIII:戰鬥巡航》,我有點懷疑,中文的翻譯者因為某種深層的歷史與文化因素,不自覺地在刻意回避這個概念?因為中國傳統的「天下」的代表者通常表現排斥乃至輕視「未知的事物」,認為未知的事物通常都是低劣的、野蠻的(各種蠻夷?)。當然這是沒有根據的猜測。最近獲得雨果獎的中國科幻名作《三體》就是從「第一次接觸」外星人來開場的科幻故事。

《三體》封面。

防雷,以下內文可能含有劇情內容如果還沒看過本片不想被雷請注意:

一些「第一次接觸」的科幻電影:

故事簡介(有劇情雷)

電影預告防雷。

電影的拍攝方式穿插著時間不明的段落,一開始有點不喜歡這種時序交錯的拍攝方式,我一直覺得這種手法是一種無法把故事講清楚的人很愛用的逃避手法,但是看到最後才知道導演(或者編劇?)反而是利用了觀眾對這種手法的厭倦,埋了一個精彩的結論。

主角 Louise( Amy Adams 飾)是一位語言學教授,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生活,一如往常地到大學課堂上課,對於身邊週遭人們的群聚的狀況渾然不覺,到了課堂上,講了幾句課程,發現學生們都在盯著自己的筆電,忍不住問:「你們到底在看什麼?」一個學生請老師打開課堂的電視看看新聞,新聞上全都在播全球出現了十二個不明飛行物體。

據說香港的海報不知道為什麼多了上海的東方之珠。

Weber 上校(Forest Whitaker 飾)來找 Louise ,給她聽了一段錄音,希望 Louise 能協助翻譯, Louise 表示她沒辦法只從聲音就翻譯,必須更接近這個語言(假如那些聲響是語言)的使用者。上校表示沒辦法,並打算離開去找另一個語言學家。 Louise 猜測 Weber 上校是要去找某個她覺得不如她的語言學家, Louise 出了個考題,叫上校見到他的次要人選的時候問梵文的某個字(我忘了是什麼字)的意思是什麼。上校果然後來還是回來找 Louise 去做這個翻譯的工作。

我想像中的歐美、西方世界可能因為其大航海時代的經驗,對於遭遇完全陌生的種族或者族群的人們的經驗比較多,所以看這部片時會時常想把這個「面對外星人」的「第一次接觸」類比於哥倫布到美洲遇到當地的原住民之類的狀況去想像,最早的「 Alien 」的接觸。

對於一個你完全不知道底細但是你覺得可能有智慧的生物,要怎麼從語言完全不通的狀況到稍微可以溝通?我覺得這是為什麼我們的主角的設定是「語言學家」。

Louise 第一次進入外星人的船「殼」(軍事代號),引力空間的改變,各種不適,第一次看到外星人「七腳」,離開「殼」的時候在休息室果然還是嘔吐。 Weber 上校:「你已經適應得比上一位好了。」

寫字板,如此簡單而重要的工具。

一開始在防護衣裡,用聲音,沒有辦法溝通。然後 Louise 試著用寫字板寫了「 HUMAN 」,指了指自己(後來好像寫了自己的名字「 Louise 」),「七腳」似乎沒有反應。

許多冒險的行為之一

Loise 決定冒險脫掉防護衣,慢慢走近類似窗戶的玻璃之類的「界面」,伸出手放在「界面」上。

「啪!」的一聲。

「啪!」的一聲。「七腳」也把自己的「手」放在介面上, Louise 也許是對自己的決定感到滿意而自語:「這才是適當的自我介紹。」

Now that’s a proper introduction.

書寫文字。

也許是了解到 Louise 寫的「 Human 」與「 Louise 」是在自我介紹,「七腳」回應以他們的書寫語言,終於開始有「語料」可以分析。

以正圓形為主體的文字。

有點像藏傳佛教聲響的配樂,七隻腳的章魚外星人(很老梗),文字是有點像墨汁的圖寫,很像書法,被分析的方式,我看的時候覺得:「這不就是中文嗎?」總之整個外星人文字的風味很東方。而且似乎分析的過程中發現這個外星語言中沒有時間的概念?

外星文字典。

不知道是劇中的「語言學家」與「科學家」合作太神還是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有了外星文的「字典」和「輸入法」。

外星文輸入法!

但面對一個陌生的族群和語言,這樣已經是無敵先進的語言學知識和科學造出來的工具,仍然無法很順利地確定與對方溝通的內容是否精確。(但已經無敵強了,不愧是美國。)

人類的固定模式,看到黑影先開槍就對了。

一些駐紮的美軍電視看太多,被媒體煽動,忍不了語言學家和科學家慢吞吞地跟外星人溝通,於是擅自行動對「殼」展開了攻擊。各國的研究單位相繼斷線,許多國家對各地的「殼」展開軍事行動,世界各地的狀況一觸即發。

然後「殼」對世界上每一個地方都封閉不再溝通。

怎麼樣算是學會一個語言? Louise 分析與學習外星語言的某一天,做夢,夢裡合作研究外星語言的科學家男配角問他:「你是不是已經開始用他們的語言做夢了?」然後 Louise 看到其中一個「七腳」也在她房間裡,夢醒。

「殼」接 Louise 到內部,兩隻一直跟他們溝通的「七腳」死了一隻, Louise 終於完全學會了他們的語言,發現其實並不是這個語言裡沒有時間的概念,而是能使用這個語言之後, Louise 就知曉了所有她自己存在的時間裡關於自己的事情,藉著這個能力後來阻止了地球人全面性的攻擊。

最後 Louise 問配角男科學家,也是她之後會離婚的先生,也是之後她過世的女兒的爸爸:「如果你已經完全知道自己的一生會怎麼過,你還會照你知道的那樣過一生嗎?」(大概記得好像是這個意思,不是原文記錄)

心得雜記

  • 可能稍微偏悶的劇情片,但是如果喜歡科幻而且喜歡想想事情,可能適合,如果對語言學有興趣的朋友可能也會有興趣。
  • 就現實來說,我不認為一通電話、一句秘密的遺言可以阻止一場戰爭。
  • 一般人類看到異於自己的東西,正常的反應以及正常的工作流程還是把對方殺光再說,雖然這樣說很難聽,但是人類的本性對異己其實容忍度不高。
  • 美國人很喜歡拍接觸外星生物的片子,因為他們已經在地球無敵手。
  • 雖然有點偽善,但我還是蠻喜歡這種「希望能以溝通代替盲目殺戮」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