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3 儲思盆


每天寫 blog : 34/276


最近自己的狀況不太穩定,時常會有些負面情緒。以往是會丟在 twitter ,練習控制自己的發言在不會影響別人也不會影響自己的程度。但最近似乎「想要抱怨」的情況稍為嚴重一點,想來想去,也許用 facebook 的專頁,寫東西,但是只存成草稿,覺得想分享的再排程,似乎是個可行的做法。

有些東西放在筆記軟體譬如 Evernote ,可能就會丟著放進假設無限大的雲端空間(有時候會覺得這種檔案安全與無限儲存空間的幻覺其實很不可靠),然後忘了。當然這樣也不錯,憂煩煩憂,等我真的完全不想跟外界往來的時候,也許會真的只把筆記都留給自己。

但目前,似乎還在跌跌撞撞地要找到自己的路的階段,三十歲了,好像有點迷惘太久了。

社群網站的話題一波一波,前一陣子是谷阿莫,最近這兩週是輕生的作家。我身為一個行銷相關的工作者,最近好像有點跟不上這些東西的感覺,甚至開始有點想要避開這些。覺得自己的注意力好像需要一點練習才能回到我手上。

20170502 VR雜談


快打旋風二的畫面,取自 Wikipedia


每天寫 blog : 33/276


我一直覺得所謂的 VR (虛擬實境),其實就是我們熟悉的「電玩」處理的事情。只是以前的技術還沒那麼先進,能接收的訊號只有幾種,但是對一個 1980 年代出生、幾乎是跟電腦和電動的發展一起成長的人來說,似乎那個「控制想像空間裡的代表自己的東西」的概念,一直都是很類似的。真正概念上有影響的大概就是遊戲類型,譬如捲軸式的射擊、格鬥、賽車、棋盤式戰略、即時戰略、養成、第三人稱射擊、第一人稱射擊等等。

其中,第一人稱射擊大概是 1993~1994 的 DOOM 和 DOOM II 才讓全世界的人體會到「沈浸其中」的感覺,雖然可能只對科幻迷之類的族群才是比較有效的。「第一人稱」這個概念其實早於 DOOM 這款遊戲就有其他有戲製作出來,但是在那個年代, DOOM 是第一款讓人感到這樣的「幻覺」的遊戲,在遊玩過程中,不太需要依靠玩家強大的想像力,即可提供殺戮、生存、恐怖等等的體驗。這也是為什麼這款遊戲即使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仍然有人在製作他的 MOD 。

後來的雷神之鎚系列, COD 等等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修正和定義了一些操作習慣(譬如 WASD 按鍵搭配滑鼠), Counter Strike 大概算是真正集大成並且達成「每個人都在玩」的狀態的遊戲(我的個人經驗,也許在其他地方不是這樣)。其實追根究底,就是「警察抓小偷」的遊戲,但是在電腦製作出來的遊戲世界裡,我們可以用各種武器打殺,可以真正看到那些 3D 繪圖藝術家創造出來的場景。

以「虛擬的寫實」這件事情來說,最近我覺得最好的是 Star Wars Battle Front ,雖然還是用鍵盤滑鼠或者遊戲機搖桿的操作,但我覺得目前似乎還是這種設備不會讓人有「自由被剝奪」的感覺。一些 VR 生產商,那些巨大的眼罩,一般人應該很容易望之卻步。我有試玩過 HTC 公司的 Vive , Vive 提供的虛擬實境體驗非常讓人驚艷,讓人很確實地感到技術進步到讓人可以「在另一個世界裡」,但是你只能在固定的範圍內行走,而且旁邊至少有一到兩個人「看守」你。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讓它發展。


相關連結

20170501 勞工?


起點的書,重新買回來。另一本是新的。


每天寫 blog : 32/276


雜記

昨天去桃園打 MTG ,累積了一些正能量。處理一些麻煩的事情,但是最後的最後,結論來說,只能說是徒勞無功。

回家之前,去拿了《戰天京》的精裝版和《萬萬沒想到》的繁體版,前者是我目前的工作的起點,後者是後來蠻喜歡的作者萬維鋼的第一本書,專欄風格,可能可以參考他的寫作風格。

沒有太晚回家,這是對的決定。


相關連結

20170430 奇幻與宮廟


取自《通靈少女》臉書專頁


每天寫 blog : 31/276


通靈少女

  • 《通靈少女》臉書專頁
  • 基本上是輕鬆的戲,郭書瑤演閉俗高中生感覺有點有趣,我其實真的很佩服他,從「殺很大!」的廣告到現在,真的很確實地看到一個演藝人員的成長,在這個人看人罵的台灣社會,更顯珍貴。鄉民再酸再罵,時間過去,努力成長的人還是會成長。
  • 晚上回到家,買了點零食飲料,把最後兩集的《通靈少女》看完。一開始的時候對這部戲有點下意識地排斥,我不太喜歡宮廟的元素。但其實一直很好奇, HBO Asia 推出非英語的劇,在台灣拍攝,新加坡製片公司, 據說故意限制成本在跟台灣連續劇差不多的成本來做這部戲 ,為了證明台劇的成本可以藉由一些制度的改善而拍得更有質感?
  • 劇情其實沒有很新,喜歡看各種故事的朋友甚至可能會覺得有點俗套。但在 HBO (我其實是在公視的 vod 上看,但那質感就是 HBO 的產品的質感)上看到一些很熟悉的東西的感覺很好,台灣、台北的街景(?),宮廟的一些事情也是。
  • 其實自己很喜歡各類東洋西洋的奇幻故事,但是當「宮廟」被作為奇幻元素使用在戲劇中的時候,為什麼一開始會有點排斥呢?可能是因為我隱隱約約還是有點信這套,我以為我是無神論者,但好像還是有點信鬼神。我一直記得小時候的連續劇,拍到廟裡的神像,都會打馬賽克之類。劇組的這方面顧問很厲害,整個宮廟的氣氛很像真的有這間宮廟。
  • 奇幻,魔法,科學,刀劍槍,除了人類已知的生命之外的神秘存在。
  • fb 到處都在爆雷,幕後花絮也爆雷,還好我已經看完了。
  • 整個戲的氣氛掌握得很微妙,似乎可以打中相對廣的觀眾。蠻微妙的,稍微偏一點,就會變成只有一般偶像劇的感覺,但是這部同時大概可以打中學生、上班族、台灣影劇愛好者、奇幻愛好者等等。蠻厲害的。
  • 有個朋友摘要了一句結局前的話,放在本文末,怕雷請避。

月底雜記

  • 每天寫blog 的第三十一篇,完成第一個月,感覺是很重要的一篇,結果拖稿。真是受不了(攤手)。
  • 昨天跑 TRPG 團,今天跑桃園打 MTG ,一個月前就約好牌局,打了兩次輪抽一次現開。輪抽的部分打 MM3 選秀,每個人都有好的獎品,皆大歡喜。
  • 終於拿到了去年交換禮物的禮物,謎版妙語說書人,真的是很妙。
  • 比起昨天的被自己個人事情烏雲籠罩,今天似乎輕鬆許多,第一場輪抽好像還有點情緒,選牌選得亂七八糟。第二場就正常了一點。
  • 打 MTG ,除了遊戲本身好玩之外,牌友很有趣也是很重要的,感謝牌友們。
  • 還是蠻喜歡桃園的,各方面來說。可惜一個人就是只能同時存在於一個地方。(濫情之王,北台灣四縣漫遊者)
  • 晚上回老家,在客運上看 facebook ,《通靈少女》完結篇被爆雷,雖然有點猜到結局的寫法。

「我終於理解真正的超能力,並不是通靈驅魔,超渡祭改,而是面對生命中的種種無常,還能夠坦然的微笑。夢 終究會醒,但奇妙的是,當你失去越多東西的時候,反而越能夠珍惜生活的點點滴滴,勇敢迎接新的一天。我叫謝雅真,這就是我的日常。」~通靈少女, Ep.6

20170429 幻夢境02


最近跑團越來越懶得寫筆記。


每天寫 blog : 30/276


早上九點多醒,陽光很好,突然覺得如果今天什麼事情都沒排,單純過個悠閒的假日,好像也蠻好的。但先前有約今天要跑團。

約 11:00 碰頭,大約 11:05 分到。下次還是該更早出門。


跑團紀要,可能有雷,想跑克蘇魯幻夢境團的朋友請止步於此。

第二次警告,跑團紀要,可能有雷,想跑克蘇魯幻夢境團的朋友請止步於此。

Read More

20170428 選擇


每天寫 blog : 29/276


雜記

  • 昨天開始遊戲化自己的生活。
  • 我猜,自己的「價值」來自於自己的「選擇(和堅持)」。
  • 我有得選擇、有得堅持,得感謝父母生養我,給我一個好的環境,而且不需要我回報他們,很多人不見得這麼幸運,我最近才真的理解到這點。
  • 最近同溫層很大的新聞是某個憂鬱症的年輕女作家輕生(得年 26 歲)。所有的報導都充滿了各種標籤。現在工作是做行銷相關的,看這些新聞都覺得有點黑色的酸苦感。生命,畢竟是可以定價的,只是價格展現在什麼地方。
  • 我覺得隱瞞關於自身的事實而把別人放在危險之中,讓別人無法評估你可能造成的損害。這種人,沒辦法成為夥伴。
  • 有時候我常常做一些我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或者至少我自己聲稱我不想做那些事,我的朋友跟親人們也覺得很奇怪。我有時候仔細想想,也有發現我自己的矛盾。也許其實我是想做那些事的?只是沒有好好把事情做好?
  • 追根究柢,反正就是要想辦法賺錢。
  • 要有錢,還要有時間,然後還有親愛的人們。

20170427 價值遊戲


Habitica 的習慣頁面。


每天寫 blog : 28/276


所以我可以厚顏無恥地自稱:每天寫 blog 的計畫完成了十分之一。雖然這中間有好幾天是事後乃至事後兩三天才補寫的。

這幾天有些事件,沒辦法想得很清楚,也沒有真的很在意,所以也沒怎麼研究。今天朋友聊天之間,我也只是唯唯諾諾,沒辦法談什麼。關於自己的部分,最近讀的書是關於「遊戲化」( Gamification )這件事。書中作者 Yu-kai Chou 提到,他把他的人生當作一個大遊戲(好像是用 Lifestyle Gamification 這個詞),查了一下他的網站,發現了一些有趣的 app 。今天裝了這個 Habitica ,把自己做成一個角色,然後設定一些習慣,好習慣的事情做一次可以獲得金幣,壞習慣的事情做一次會減損一些 HP 。還有一個也是類似的, 把「家事」變成 RPG 任務

Read More

20170426 日記這件事



每天寫 blog : 27/276


「儀式性」的事情,似乎有一種魔力,讓人可以從無聊的現實、無助之類的狀況逃開?有些人做一些「儀式性」的動作,是為了加強自己的信念,譬如打魔法風雲會的人可能洗牌有固定的手勢、牌堆數,打棒球的人可能上場那天穿的是特別某件內褲。但是他們都有一個確定的目標,要「贏」得某種競技的結果。

「 每天寫blog 」之類的儀式,好像就沒有這種「勝負」、「贏」的概念在裡面。只是週而復始,我自己捫心自問,我有時候會這麼做也可能是在逃避「真正重要的事情」或「真正想做的事情」或者「真正必須處理的事情」等等。

「 每天寫blog 」對我來說不是「日記」我目前的「日記」比較像是下面附的這個例子,隨身的筆記,一條一條,備忘性質。之前試著用這樣的方式,邊看好看的劇一邊寫一點筆記,好像也還不錯。


20170403 Mon 日札記選

  • 「You have to win if you choose to fight… ​​​」~李笑來
  • 晚上去打輪抽,心情有點差。打牌不夠專心,其實有兩個對手我是可以戰勝的,都差一點點沒算清楚。至少打 DQ 贏了。

這是我的號稱日記的筆記、雜記的大概模樣。大部分其實是瑣事,沒什麼內容。


This Is Us 觀劇札記

好久沒到覺得意外的美劇。

以下可能有《 This Is Us 》的劇情內容,如果還沒觀賞不想被劇透的朋友,請不要往下閱讀。

Read More

20170425 準備


有天在捷運上看到一個人在車廂化妝。


每天寫 blog : 26/276


雜記

很多時候都覺得應該早點出門,但在家裡的時候就會想要東摸西摸,常常遲到,這是一定要改掉的習慣。之前自己覺得合理的練習方式可能是,跟人約見面,約定什麼事情,都要早點到。跟人約見面的話,現在是練習半小時前要到,目前還是大概準時到乃至遲到十分鐘。要準時、準備好,讓自己活得從容一點。

今天比較認命,認命之餘,對一些事情也比較有一點想法。傍晚跟洪偉聊,察覺到一些自己隱隱覺得有問題但是沒有想明白的狀況。

洪偉:「為何會以自己的表現或習慣來歸類自己是怎樣的人呢?這樣不是很累嗎?」

漢斯:「但這不就是一般人歸類別人的方法嗎?」

洪偉:「不是吧?除非那人的存在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才會這樣簡化理解一個人吧。」

漢斯:「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一直用對待不重要的人的方式在對待自己。好可怕。」

洪偉:「你的認同習慣建立在對自己的否定上,這樣又要怎麼找到認同?」

習慣否定自己,真的是很白目的習慣。今天開始要扭轉這個狀況。

一些做法作法再確認

  • 今天起, blog 的部分,隔天早上 po 出昨天的日期的文。譬如今天是 2017/04/26 ,今天早上 po 2017/04/25 的文。想要達成的狀況是前一天晚上完成這個回顧或者是整理想法的工作。
  • 今天朋友推薦了一個工具, 番茄土豆app ,簡單來說是個以半個小時為單位逼自己完成待辦事項清單的時鐘。似乎還蠻適合我這個愛摸魚習慣拖延的人。

延伸閱讀

20170424 星期一


2015 年版的 Macbook Air 磁力插頭

2015 年版的 Macbook Air ,磁力插頭實在是 Macbook 系列的神設計,據說新的 Macbook 已經沒有這個設計了,很可惜。


每天寫 blog : 25/276


過得蠻糟糕的一天,工作不知道要怎麼辦,也許其實也有點想法,但沒有付出相應的努力,有些事情想不開、想不明白。但也許是想太多了,被自己的想法困住。

傍晚新聞報導谷阿莫被告侵權,稍晚在網路上開始發酵,社群網站整個燒起來。但其實大家都在「我覺得」、「我喜歡」、「我討厭」。很少人真的討論著作權的法律規定如何?允許與否?標準在哪裡。最後都是丟一句:「法官決定。」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法律上的對錯如何,畢竟不是著作權法專業。我只知道,所有產品、人做出來的東西,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但一個做產品的人需要你的消費者喜歡、付錢給你的人喜歡,要有拿得出來的產品。有人罵也不見得是什麼事情。

我也希望有天我能做出屬於我的產品。